邓紫棋:港星新一代

2018-03-26

  邓紫棋认为,她们这一代是非常互联网化和国际化的一代人。这导致她能吸收的养分来源非常广泛,她的英语、普通话、粤语都很好,创作的歌曲风格独特,在邓紫棋的音乐专辑中很难听到港式的K歌作品,而更多的是具有欧美化的国际特色,而这种国际特色并非一味地抄袭或是描摹,更明确的说应该是国际化与本土特色的结合,听起来既多元、国际化又不会过于曲高和寡而显得水土不服。

  张丹可以说是香港娱乐圈中少见的有足够耐心的人。他愿意等拥有创作潜质的邓紫棋慢慢成长,参加完中学会考再出道,并为她制定了详细的训练计划:比如让她学习乐理知识、打鼓、跳舞,量身制订了像打泰拳这样的健身计划,找来外国形象设计师为她设计外形等等。

  邓紫棋觉得,比如她写一首情歌或者对一件事的看法,刚好听到的人也处于这种失恋或对现实愤怒,又或是正在感恩,决心努力要幸福下去的状态中,他听到这首同龄人写的歌,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同样理解他,他并不孤独,继而能鼓起勇气克服暂时的困境,那么她就做好了神交给她的用音乐传递爱的任务。

  参加比赛前,她使用的新浪微博粉丝数量是150万,决赛结束后的,粉丝数已经飙升到1,030多万,坊间传闻她的演出价格翻了十多倍,她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透露,由于档期和品牌契合度等原因,在过去3个多月,他们推掉了至少80多个活动。她5月要在北京开原本预计只是2,000名观众的演唱会,现在将放到可装下万人的场馆里。要知道,很多香港歌手,在未有十足的票房把握前,不会把演唱会放在北京,即使香港某些天后级的歌手,也从未在北京开过演唱会。

  23岁的邓紫棋出身音乐世家,她的母亲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舅舅是小提琴手,外公是萨克斯手,已过世的外婆曾是歌唱老师。4岁就移居香港的邓紫棋,上的是教会学校,外婆是她音乐上的启蒙老师,她5岁开始尝试作曲及填词,13岁完成了8级钢琴考试。14岁那一年,她还是叫邓诗颖的时候,暗恋一个男同学,创作出一首歌《睡公主》,但她不敢直接把歌送给他。于是就去参加一个校园歌唱比赛,然后叫那个同学去看。也是在这个比赛上,她后来的经纪人兼老板张丹(TAN)作为评委,留意到了这个小姑娘:她可以自如地使用一种高亢清亮的转音。邓诗颖最终成为那个比赛的冠军。

  张丹想要的音乐也是如此:一个能表达年轻人心态的让同龄人产生共鸣的创作型歌手,而不是找一些三四十岁的音乐人,假装是十多二十岁的心态去写歌,让年轻的歌手唱,那种音乐更像是巧妙设计的而非纯粹的自我。

  如今香港娱乐产品单一的包装、以内容输出为主的模式,在内地娱乐内容增强的现状面前渐渐失去了从前的魔力。邓紫棋的样本,探索了式微的香港娱乐重新出发的可能。

  蜂鸟音乐因为规模很小,难以与拥有歌星阵容、庞大团队的娱乐集团争电台电视台播放率及争奖,所以也很少墨守娱乐圈的一些潜规则,这容许蜂鸟音乐和邓紫棋都更加敢言,率真。

  当时的香港音乐圈,在经历了八九十年代的辉煌后开始逐步走下坡。娱乐圈盛行的是类似不同APP一样的偶像歌手,比如玉女型、叛逆型、少女型、熟女型等等。许多娱乐公司不复音乐人的情怀,而是完全把歌手品牌作为一种生意,对收支、利润等数字十分敏感;而盗版和网络下载盛行又令唱片公司销量锐减,香港乐坛情歌单一化倾向日渐严重,其比例远超全球平均水平。唱片公司为迅速回本,又会尽力催熟新生偶像,歌手不再是以音乐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广告、商业活动、电影等十八般武艺全上阵,音乐反而成为附属品。

  尽管她饱满晶莹的面孔仍然像一个初中女生,但她稚气的外表下,却是早熟的性格。邓紫棋说,她经常思考生命存在的意义,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思考她的使命。她的音乐是跟着人生走的,出道时风格偏于乖巧甜美,后来生命遇到了起伏,那段时间的音乐风格就变得比较摇滚、朋克;而到走出这个阶段,音乐里又会充满了热情与正面的想法,尤其是信了基督教之后,她觉得音乐就是神交给她的使命,要用她的音乐去影响别人,给他们心灵上的动力。她很认真地强调:“我觉得在我生命里,只有音乐是不能放弃。电影什么的,那是别人的使命。”

  通过与赌王何鸿燊之子何猷龙合作摩卡角子生意而获得第一桶金的张丹,家族从事投资生意,他本人却醉心音乐,2004年他却选择从零开始,成立了蜂鸟音乐。邓诗颖签约蜂鸟音乐后,成为公司唯一的艺人,并改名为邓紫棋,她的英文名G.E.M.的意思是GetEverybodyMoving,这个艺名显示了她入行时的志向就像她的肺活量一样广阔。在签约邓紫棋时,蜂鸟音乐刚刚和一对男子组合解约,那次挫折让张丹意识到,他需要寻找的是明白人生道路该如何走,同时真正懂音乐的创作型歌手,能与受众分享她的真情实感。

  用张丹的话来说,他们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立体而不是扁平的歌手形象,而邓紫棋的作品,往往从前期设计、制作阶段就增加了与粉丝们的互动性,是双向的多维度沟通,而不是等到成品出来才进行单向地传播。而每一个专辑,他们都不惜工本地采用国际团队制作,因为他们不希望只把受众局限在香港一地,而是包括内地乃至全球的广阔市场。

  邓紫棋也说,她所理解的偶像不必完美无瑕,但只要真正展现出自己的独特气质,总会吸引到欣赏这种气质的人。这是一个消费者自由选择的时代,互联网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这么近,强迫自己去代入自己不适合的形象终究会被观众发现这种生硬。她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我像魔镜,你问我的问题,我都会诚实回答。”

  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一夜爆红,对于邓紫棋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心理压力。2011年由于遇到了外婆去世、外界压力等一系列不如意后,她接受了基督教受洗仪式,从此有了坚定的信仰,令她一直感觉到明确的方向。如今她经受的一切,在香港时已经都有过类似经历,而她已经不再是刚入行时十多岁无所适从的小女生。比赛之前,她的教会朋友对倍感压力的她说:“你只要想想,为什么神会把音乐这份礼物交给你?”想通了的她比赛期间心态一直很好,她一直觉得这就像是一个通关游戏,大家来一起玩一玩,唱唱歌,认识更多的朋友,让我们觉得世界更美好。

  后来,张丹在观察了邓诗颖半年,确定了她对音乐的态度后,才说服了她的家人,签下她作为公司歌手,这在当时是一个冒险——邓诗颖决赛时演唱的《睡公主》,是她创作过的词曲均备的唯一歌曲——她的其他创作还是半成品。

  因为参加《我是歌手》这档节目,这位生于1991年的香港新生代歌手才为内地人耳熟能详。尽管,邓紫棋19岁时就已经在香港红馆举办一连5场的个人演唱会,目前已经在红馆开过两次演唱会的她,曾经缔造过“最昂贵的红馆演唱会票价”纪录,也是香港“红馆开满10场演唱会的最年轻歌手”。

  邓紫棋说,她的公司以及经纪人张丹给了她很大的自由以及创作的空间,去做“一个真正的我”。从自己第一张专辑开始,邓紫棋就包办了所有歌曲的词曲,在这些年不同风格的专辑里,可以品味到她的成长轨迹与心路历程。与其他服从于公司的新生代歌手不一样,邓紫棋的Facebook、微博、微信都是她自己主动开的,她在这些社交媒体上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与思索。“如果我觉得我写的东西涉及一些敏感的话题,我会给TAN看一下把关。但我不愿意写的东西,他们是不能逼我的。”

  从旁观者来看,也许她还不够深刻、完美,但她的一切都是年轻的,鲜活的,而不是一个被设计好的美丽芭比娃娃,才23岁的她还有大把时间补缺。歌手红不红,从来不是决定于是否无可挑剔,而是好的那部分,是否足够能够抓住受众和市场的敏感点。

  而蜂鸟音乐也是目前所有香港歌手当中互联网营销最成熟的。在成名之前,邓紫棋喜欢做各种金鱼嘴表情,工作人员觉得十分可爱于是录下来,邓紫棋建议可以放到Youtube上,这段录于6年前的视频直至如今仍被不断转发,甚至令邓紫棋的粉丝自称“渔民”。因为对网络传媒的重视,实际上邓紫棋在歌曲出名之前,就已经是香港的高登女神(高登是香港知名网络社区)。

  在《我是歌手》第二季比赛的花絮片段里,邓紫棋始终以轻松、自然的状态面对镜头。这得益于几年来坚持不懈地“训练”,“即便对着镜头,她都能真实地表达内心的感受。”在张丹眼中,形成这种艺人宣传推广的模式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他希望蜂鸟音乐回归歌手的本质,不去限制艺人的生活,不去压抑她的感受,而是让她自由生长,诚实地在音乐里反映人生状态,始终吸引着与她具有相同气质或心态的人。而不是像其他类型式歌手一样,随着年龄成长就慢慢失去了观众的宠爱。

  对于内地市场而言,邓紫棋与以往的香港歌手大为不同:她可以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开玩笑,熟练运用微博、微信等内地流行的网络社交工具与粉丝互动,她可以面对镜头秀出搞怪的“金鱼嘴”,放上自己的素颜照,说自己看迪士尼的《冰雪奇缘》会哭,还能翻唱内地知名歌手汪峰的歌。她面对前辈、同行、粉丝、传媒,都能始终保持洒脱自然的一面,却又可以拿捏好那种滴水不漏式的官方回应与真实之间的距离。

  在邓紫棋至今出版的4张专辑中,绝大部分歌曲是她自己创作。蜂鸟音乐的创意总监LupoGroinig本身参与过格莱美的比赛,但他的作品很少让邓紫棋唱,只是有时会和她合作词曲。“不要小看年轻。”邓紫棋说,也许很多人觉得现代年轻人阅历不足,但其实他们就像海绵一样,接收了多元化的文化滋养,对事情会从自己的独有角度去思考。就像她翻唱汪峰的《存在》与《春天里》,都融入了自己的理解而非模仿原唱,决赛晚她所唱的《春天里》显得如此活泼明朗,不像汪峰那样沧桑而缅怀过去,她觉得现在就是她的春天,如果将来有一天她老无所依,希望回来的就是现在。张丹亦觉得,九零后的年轻人,对同样的事物与七零后八零后有不同理解是很正常的事,他们正用自己的逻辑,去重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伴随着内地娱乐市场的成熟,越来越多的香港艺人开始寻求“北上”发展,但除个别成名已久的艺人能够混得风生水起外,新生代的香港艺人,大多还未找到叩开内地市场大门的方式——直到邓紫棋的出现。她的崛起路径与其他香港艺人截然不同,外形甜美,却以实力派创作歌手形象出道,获封“巨肺小天后”却没有唱而优则演,她经历了香港个性化造星机制的打磨,通过社交媒体塑造了鲜明的个性风格,随后成功通过湖南卫视的平台嫁接了内地市场的流量,并由此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幸运飞艇技巧

  总有一些被聚焦的行业,会提前反映这个时代的真相,比如娱乐圈和互联网。如果说往年的《中国好声音》推出的是第一代自发生长、以搞怪出位形象而让人记住的九零后明星,那么在《我是歌手》舞台上,出现的则是有成熟团队建制、善用社交媒体、具备互联网与国际化DNA的全能型九零后明星。湖南卫视在无意间造就了一个九零后正面迎战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的舞台。邓紫棋有没有足够的情商,去面对未来纷繁的世界,在已经占领的高地上继续前行,这不是太大的问题,我们通过她看到的是:九零后的世代正在来临——用和前人不太一样的方式。

  这天,邓紫棋G.E.M穿一袭背部镂空的白裙,依然是《我是歌手》决赛当晚那一头充满活力的红发造型,在北京酒店的包间里连续接受了多家媒体5个小时的拍照和访问。作为湖南卫视《我是歌手》这档节目的最大黑马,来自香港的邓紫棋夺得了亚军,在91天的真人秀式比赛中,她逐步成为九零后流行文化代表,年轻人在社交网络不遗余力地推介她各种资讯,逐渐影响到了七零后乃至六零后的中年人,这是九零后香港流行歌手第一次在内地掀起全民热潮。

  比如在《我是歌手》第二季第一期经纪人找歌手签约的环节,最初没有经纪人去G.E.M.邓紫棋的房间,邓紫棋笑嘻嘻地说“嫁不出去了”,巧妙化解了这种尴尬。在微博的微访谈中,有粉丝问:“为什么新专辑你无论形象还是音乐风格都变了,有些粉丝接受不了这转变你有什么看法?”她答:“那么如果我也接受不了你们接受不了我的转变,你有什么看法?哈哈哈哈。”能在爵士、朋克、抒情、摇滚等不同风格间转换自如,嗓音有特色,会演奏乐器,会热舞,擅长卖萌,熟悉内地网络流行语,形象可爱,善用社交媒体——虽然出产自香港娱乐工业体系,但邓紫棋从一开始就与内地市场需求显出天然的亲近。

  舞台下的她身段纤巧,肌肤晶莹,笑容纯净,配上那一头魔幻感的红发与清丽的着装,像是从漫画里走出的小精灵,一时间不太容易让人将这个乖巧甜美的她和舞台上那个极具表现力与爆发力的她联系起来。酒店里的空气有点闷,长时间的访问和拍摄让她有点疲惫,但她仍然敬业地微笑,真诚地回答问题,对着镜头摆出各种POSE交足功课。接到记者名片的那一刻,她小小声地哇了一下,说:“Forbes哦,我需要像企业家一样回答问题吗?可是我不会哦。”她似乎天生就能这样自然而然地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当她那对晶莹大眼认真看着人时,更强化了她身上那种精灵气质的杀伤力。

返回

上一条:知乎上原来有那么多大明星也在玩周冬雨根本不

下一条:一个淡出娱乐圈的经纪人关于明星的爆料(转载

© 2017 幸运飞艇技巧分享网 | Design by ailangsong.com 幸运飞艇| 网站地图 幸运飞艇|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网站地图 高端制定| 网站地图 幸运飞艇| 网站地图 知识学院| 网站地图